战国初期魏国的称霸为何不能长久?

作者: admin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19-10-08 15:13

魏国是战国七雄之一,“三家分晋”之后魏国就崭露头角,魏文侯在位时,任用李悝变法,又任用吴起等人,魏国国势日强,有霸主之势。可是到了魏惠王时,魏国就由盛转衰,这是为什么呢?

管子曰:國小而政大者,国益大,国大而政小者,国随其政。国家弱小,但是有坚强的政治领导,合适的国策国家就会变强。而国家强大但是政治领导涣散,国策失当国家就会随之败坏。

战国七雄里魏国亡于轻视人才,固步自封;韩国亡于一味讲计谋而忽视国家的基础建设;赵国亡于乱政;齐国亡于偏安一隅;楚国亡于分治;燕国亡于愚政,不审时度势;如果说治国理政的方式和方法决定了一个国家的上限,那么不同国家地缘政治的特殊性,将决定一个国家的下限。

进入战国时代后,第一个崛起的国家正是魏国。三家分晋后,魏国拿到了晋国最富庶的土地,拥有西门豹、李悝、吴起等治国治军人才。当时的魏国也因此得以称雄战国,诸侯对其十分畏惧。“秦尝欲伐魏,或曰:“魏君贤人是礼,国人称仁,上下和合,未可图也。”文侯由此得誉於诸侯。

魏国前期一直以西部为重心,几次打击秦国。长期的胜利不仅让魏国君主开始轻视秦国,认为西部已无大患,而东部齐国在齐威王治下的崛起更是引起了魏国的警觉。于是,魏国做出了一个影响战国走势的重大决定——迁都大梁,震慑中原。

魏惠王迁都大梁,正是为了震慑“泗上十二诸侯”,换取他们的臣服,与齐国争锋,想要成为人人共尊的霸主。魏国迅速的强盛,与其君主锐意改革,积极进取,任用贤能有关。但是到了魏惠王执政后期,魏国在战国前期的霸业却突然开始消散。

在魏惠王十七年,“围赵邯郸。十八年,拔邯郸。赵请救于齐,齐使田忌、孙膑救赵,败魏桂陵。”(史记·魏世家)桂陵之战,齐国以逸待劳,在桂陵大败魏军,拉开了魏国衰落的序幕。后来魏国在马陵之战,再次被齐国打败,“齐虏魏太子申,杀将军涓(庞涓),军遂大破。”两次败给齐国后,魏国顿时失去霸主地位,开始被列强宰割。以至于魏惠王向孟子感慨:“东败于齐,长子死焉;西丧地于秦七百里;南辱于楚。”

魏国的位置,正好处于华北平原的中间。北边是赵国,西部为秦国,南边是楚国,东部是齐国,而内部有包着韩国。在冷兵器时代,处于平原的中心位置,往往意味着无险可守。敌人无论从哪个方向进攻,都将是一马平川。而夹在多个国家中间,意味着极大的被联合包夹的风险,也就是所谓的“四战之地”。《史记》:魏地方不至千里,卒不过三十万。地四平,诸侯四通辐凑,无名山大川之限。从郑至梁二百馀里,车驰人走,不待力而至。梁南与楚境,西与韩境,北与赵境,东与齐境,卒戍四方,守亭鄣者不下十万。梁之地势,固战场也。梁南与楚而不与齐,则齐攻其东;东与齐而不与赵,则赵攻其北;不合於韩,则韩攻其西;不亲於楚,则楚攻其南:此所谓四分五裂之道也。

魏国身处四战之地,地理位置优势缺陷,地缘政治影响极大。地缘环境的恶劣,导致了他们无法承担失败的风险,必须永远争胜、强大,才能生存。这使得他们必须奋发图强,战国时期第一次改革李悝变法就发生在魏国;而另一方面因为地缘环境的劣势,一旦出现失败,他们的承受的打击,也必然大于其他国家。

魏国身处四战之地,地缘政治影响极大,面对四面之敌,国家必须迅速强盛,但国家政策失当,几次大战失利损耗国家实力,久而久之成为二流国家,就走上了衰落之路。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关注作者,本文不尽之处请指正。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