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又当提款机!东方海洋股东占款超11亿,独董不独引质疑-

作者: admin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19-04-24 09:22

69笔隐匿往来,没有披露任何一笔。除此之外,因诉讼爆出东方海洋实际为控股股东发生担保至少三笔,上述事项也未曾披露。东方海洋三名独立董事在半年报的专项意见中,对控股股东没有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上市公司没有为控股股东担保的情况,均发表了附议上市公司的“独立意见”。但事实证明,独立董事上述意见可能并不独立。

图片来源:摄图网

年关将至,地主家没有余粮,只能跑到佃户家薅羊毛。

东方海洋(002086.SZ)近日回复深交所的公告显示,2018年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共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1.42亿元,归还3.23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约为8.19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7.53%,其中涉及募集资金账户2.93亿元(未经审计)。

2018年全年因占用资金事项,共通过控股股东的关联公司或非关联公司,与上市公司共发生69笔业务往来,但上市公司没有披露其中任何一笔。

除此之外,因诉讼爆出东方海洋实际为控股股东发生担保至少三笔,上述事项也未曾披露。

东方海洋三名独立董事在半年报的专项意见中,对控股股东没有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上市公司没有为控股股东担保的情况,均发表了附议上市公司的独立意见。但事实证明,独立董事上述意见可能并不独立。

而东方海洋集团将上述资金,拿来偿还自身债务、为股票质押补仓、为员工持股计划补仓,其中为员工持股计划补仓的金额显示,东方海洋2017年的员工持股计划,名为员工持股,实为大股东兜底托股价。

虚假披露与蒙眼背书

在交易所几番追问下,东方海洋承认,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约为8.19亿元,涉及募集资金账户余额2.93亿元。

公司解释称,自2018年以来,国内金融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公司股价出现了较大跌幅,鉴于公司控股股东股票质押率较高,导致其平仓压力较大,为避免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股票质押爆仓而导致的公司实际控制权变更,进而影响公司的经营稳定性,故产生了控股股东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东方海洋列明了69笔大股东占用资金的资金往来明细,数据表明,东方海洋从2018年1月2日就开始了对大股东的资金输送。仅2018年上半年,共发生控股股东借款24笔,合计金额7.42亿,且借多还少,上半年累计仅归还金额1.42亿元。至2018年6月30日,占用余额仍有6亿元。

但彼时半年报,东方海洋称,2018年上半年发生的资金占用,均为公司子公司与公司发生的资金往来;公司不存在为控股股东及本公司持股50%以下其他关联方、任何非法人单位或个人提供担保的情况。且公司三名独立董事张荣庆、刘保玉、王全宁均就2018年半年报上述事项,出具肯定的专项说明和独立意见并签字。

另外,上市公司还至少担保了三笔东方海洋集团的民间借贷,上述信息也没有披露,锦天城律所核查信息显示,2017年至2018年,东方海洋集团与自然人刘建新、宫建栋等的民间借款纠纷、与深圳市某商业保理公司的借款纠纷,共计7000多万元,均由上市公司担保。但公司上述对控股股东的对外担保均未经过上市公司审议程序。

金额重大,且发生次数频繁的资金占用和担保,东方海洋未予披露,且独董们还为公司蒙眼背书,实在说不过去。

图片来源:摄图网

独董该当何责

沪市某上市公司独董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一般通过四大委员会即审计委员会,战略委员会、提名委员会和薪酬委员会来了解上市公司的情况,公司内部来说,独立董事一般能问询的就是财务总监和事务所,因为到底还是要通过上市公司这个平台,所以独董能看到的也有局限性。

东方海洋大股东关联资金占用的确具有隐蔽性。据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的核查意见,东方海洋的控股股东主要是通过无关联第三方或关联方,以预付各类款项的形式被控股股东占用。

比如一家烟台屯德水产有限公司(下称:屯德水产),占用余额为6.46亿元,其关联关系为:公司董事赵玉山担任其副董事长,公司财务总监于雁冰担任其董事。

财务专业人士表示,预付账款这种形式占款具有隐蔽性。正常业务往来的经营性预付账款,还是纯资金往来的非经营性预付账款,往往难以分清。

但是关联关系可能并不止锦天城核查披露的这些。天眼查资料显示,屯德水产由烟台市水产冷藏厂持股55%,韩国某株式会社持股45%。而烟台市水产冷藏厂的股东是谁无法查询到。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公司注册时间为1991年,为全民所有制企业。

不过天眼查信息系统中,屯德水产的公司简介一栏写着:东方海洋集团持有其45%的股权,韩国屯德水产株式会社持有其55%的股权。

另外,烟台市水产冷藏厂投资的一家已经注销公司烟台台富食品有限公司,东方海洋的实际控制人,即东方海洋集团的大股东车轼是其法人代表。

这家全民所有制企业烟台市水产冷藏厂,到底与车轼和东方海洋集团有什么关系?公开信息并不能提供答案。但注意到上述可能的关联关系,并非难事。

上市公司受控股股东控制,有可能刻意对第三方保密上述关联交易和关联关系。但从东方海洋公布的信息来看,已经有中介机构因大股东占用行为,与公司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独立董事对此应该注意到。

作为东方海洋2017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的保荐券商,民族证券自2018年5月9日至2019年12月31日对公司进行持续督导。督导期间,民族证券因募资资金存放的银行核查工作,与东方海洋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民族证券多次向深交所、山东证监局反映东方海洋不配合核查工作。。

上述上市公司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表明,东方海洋2018年半年报独立董事的意见声明,可能在帮上市公司的虚假陈述背书,那么在此情形下,独立董事该当何责?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律师认为,独立董事如果不能举证证明自己无责,则一方面可能面临证监会处罚,另外,如果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被处罚,独立董事还要对相关投资者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图片来源:摄图网

兜底员工持股

控股股东占用的8.19亿资金中,其中还涉及前期定向增发募集的资金2.92亿元,2017年,东方海洋定向募集资金5.63亿元。其后仅在东方海洋精准医疗科技园一期项目投入2.67亿元。其余募集资金并未足额使用。

锦天城律所认为,东方海洋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其中涉及募集资金账户2.92亿元,该占用已经违反监管层关于募集资金使用管理规定的情形。

至于资金用途,东方海洋披露称,大股东占用资金余额8.19亿元,资金占用合计11.42亿元。其中,用于员工持股计划补仓用去2.76亿元,其中7.94亿元用于偿还大股东的负债,另有股票质押补仓7211万元。

控股股东占用资金去向

2017年,东方海洋通过了5亿元的员工持股计划。其中员工持股计划募集资金不超过1.7亿元,并以此募集资金认购华润深国投信托公司发行的劣后级份额,以不超过2:1的比例,共募资5亿元。大股东东方海洋集团为最终差额补足义务人。

2017年9月16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截至2017年9月15日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已通过二级市场购买的方式累计购买东方海洋股份3430万股,占当时总股本的4.99%,成交金额合计4.18亿元,成交均价为12.18元/股。

所购股票锁定期为一年。然而,该员工持股计划锁定期刚到,东方海洋在2018年9月17日复牌后却连续3个跌停。2018年9月19日的收盘价是4.87元。员工持股计划账面浮亏达60%。公司此番公告称,控股股东补仓用去2.76亿元,这表明浮亏的60%,已全部由控股股东兜底。

对员工持股计划和大股东兜底行为颇有研究的正谋咨询研究员罗霄翔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就东方海洋这个员工持股计划而言,信托规模是5亿元,其中劣后级是1.7亿元,优先级是3.3亿元,信托计划筹资的资金用来购买自己公司股票。从条款来看,如果(员工持股计划)亏了,则先亏损劣后级,如果亏完劣后级还不够,则由大股东给优先级保本保收益。

但东方海洋集团因员工持股计划补仓的金额达到了2.76亿元,表明大股东很可能不止为上述员工持股计划的优先级资金保本保收益,还为员工提供的劣后级资金保本保收益。罗霄翔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般而言,大股东会私下给员工持股计划的劣后级保本。

也就是说,员工是名义上的兜底方,但实际上真正的兜底方,还是控股股东。

一位资深市场人士告诉记者,一般而言,股票质押、定向增发、员工持股计划、大股东发行可交债,这几种形式,多数时候私下里均存在大股东保底的条款,只是不会放在台面上,

除此之外,东方海洋控股股东还偿还了7.94亿元的负债。控股股东何以背负这7.94亿元的债务,无从知晓,但2017年定向增发募资5亿,不排除其中没有大股东兜底条款。

兜底条款使得资金方放心将钱给到上市公司,从而账面来看上市公司资金富余,而大股东却捉襟见肘,一旦遇到需要补充质押担保物、兜底条件到期,则大股东将面临巨额资金支出,这时候只好拆东墙,补西墙,借上市公司的账面富余,来补控股股东的短缺。上述资深市场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第一财经 张丽华)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