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快乐 读懂母亲

作者: admin 分类: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5-15 09:56

文/闫正锐

总以为母亲是一本平实的书,无须倾注任何感情的诠释,就能读懂它;总以为自己已经长大,母亲只是一间古老的旧屋,她给我的童年以遮蔽,但不会在提供新的风景;总以为母亲的嘱咐是一种唠叨而不予理睬;总以为母亲宽容的心无需女儿的呵护,总以为……

是的,独自在外工作学习多年,我才突然意识到:和最亲近的母亲之间竟潜伏着无数盲点。

工作的紧张,生活的压力,除了定期报喜不报忧的电话,已使我无暇去多接触母亲,不喜欢她重复了无数次的叮咛,甚至有时还会顶撞她,每每母亲提起小时候的事,我总会不耐烦的说:“老提那些往事,烦不烦呀?别说了好不好?”我甚至开始藐视母亲的存在,一味将自己投入到外面的世界中,而将母亲的关爱抛诸脑后。

然而有一天,当毕淑敏的《孝心无价》“我相信每一个赤诚忠厚的孩子,都曾在心底向父母许下“孝”的宏愿,相信来日方长,可以从容尽孝。可惜人们忘了,忘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出现在我书桌上时,我才发觉,当自己急着环视世界的时候,有一双微眯起的眼睛始终在背后凝视着我——那是母亲的眼睛。我知道,我永远不可能走出母亲的视野,于是发自内心地渴望真正读懂母亲。

母亲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认识我的人,我何时长第一颗牙齿?我何时说第一句话?我何时跌倒了再爬起?我何时骄傲地昂起了头?往事像长期不曾加洗的旧底片,虽然暗淡却清晰地存放在母亲的脑海中,期待着我将它放大。

我不知以前为何想逃避听母亲讲过去的事情,为何不愿去迎接母亲宁静而温柔的眼神,真的是因为自己长大了吗?是不愿承认自己曾经弱小?还是不愿承载亲人过多的恩泽?我无暇多想,总以为母亲会永远陪伴在身边,总以为将来会有一天让母亲将一切讲完。

然而,在一个猝不及防的刹那,我和母亲差点被掩埋在时空黑暗的两边。

我才发现,自己远远没有长大。一瞬间突然就懂了“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这句话的深切意义。

我怕自己变成一本没有结尾的书,我还未曾读懂,著者却已撒手离去,从此我面对书中的无数悬念和秘密,无法破译。

我更怕自己像一部手工制造的仪器,处处缠绕着历史的线路。如果她走了,那唯一的图纸就丢了。从此,我不得不在黑暗中孤独地拆卸自己,焦灼地摸索着组合自我的规律。

当我快乐时,她比我更欢喜;当我忧伤时,她比我更苦闷;当她差点远去的时候,我才大梦初醒:我驶不出母爱的长河。

我知道,在人生的路上,我不能一味地去画一个以别人为圆心的圆,那样最终会迷失自我,永远走不出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轨迹。然而,我永远也越不出一个由母亲构成的同心圆,那圆心就是我和母亲之间的默契。

我并不是也无法为了母亲而写母亲,我只是哽咽于春晖的无私。我怕因自己的拙笔而损坏母亲伟大的形象,虽然她只是众多平凡母亲中的普通一员。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